關於部落格
  • 1207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essiah (中)

啊啦啊啦......メサイア我跑完之後大腦放空了整個禮拜啊....(嘆)
因為這遊戲實在是太震撼我了,所以...整個禮拜全都在回顧這部的劇情還有人物專訪之類的....
那些PC乙女遊戲、打字遊戲、PS2遊戲,,,,,,,,全都玩不下去了orz

其實這9個結局我只花了10天攻略完
這10天我有種玩到眼睛都要冒血絲的程度XD
現在回想這10天的日子還真是...........怕了b
但是這遊戲是我第一次花了最短的時間破關全部的一款=口=|||

我很喜歡メサイア,玩的時間很倉促的只花了10天代表急著想看完
且這是第一款讓我邊玩邊有種捨不得快把事件看完的遊戲(炸)
話說...我到現在還是捨不得刪掉這遊戲w
開出來玩就可以再次體會到煌的痛苦,果然是很值得去玩的遊戲

結果、我還是打不完,抱歉XDDDDDDDDDDD
網誌文字實在太多了,兩篇版面不夠用!請期待第三篇吧(死)
太喜歡這部了,獨自走上耽美禁斷的BL之路(菸)
 

這次是把「後果」補完還有角色感想......當作小說看吧(死)


+++++++++++++++++劇情後半段++++++++++++++++++++++++

※依舊都是把底牌掀光,請要玩的不要看,劇情一路寫到最後,直到結局分歧
「後果」篇的發展我完全以煌路線做解釋,因為遼太的梗在這裡也會一起被揭發
→而且遼太路線本身最大的爆點在煌一樣有被描述,所以我就不另外寫遼太路線混淆大家的思考了

煌的宅邸內,充斥著謎樣的人物ヴェロニカ、アリス、謎樣的老紳士(當然這些人都不是一般人類)
面無表情的ヴェロニカ是守護整個館的守護者,以女僕的身份指引著拓人跟遼太的作息,一切以煌的指示為行動,沒有煌的允許,ヴェロニカ是不會聽從拓人跟遼太的要求的
アリス則是第一次遇到拓人的時候,非常的討厭拓人。擁有至高的自尊心
私はコウの味方だもの。だから教えてあーげない」

被囚禁在館內好幾天之後,一直沒現身的煌才出現在館外的東屋(※四周都是花圍繞的涼亭)
因為一直跟外界無法聯繫,手機即使訊號滿格,也打不出去(因為煌的魔力)
拓人跟遼太陷入為難,打工、學校、朋友...很多該聯絡的都沒辦法聯絡,煌又不打算放他們走,所以拓人很生氣的問煌究竟目的是什麼
「在這裡回答,真的好嗎?」煌問
『是』
「這樣啊..............」
於是,煌不明就理的就開始拓人的第一次儀式
「是你命令我回答的.....不是嗎」

先是強吻拓人,因為有被強暴過的經驗,所以拓人內心瞬間想到那些人
〝煌跟那些人一樣,做了一樣的事情〞拓人感覺到恐怖、屈辱感襲上心頭
在這個事件開始,煌對拓人的稱呼就從〝葛城君〞變成〝拓人〞了
「不生氣嗎?」
「我希望你更加更加的生氣喔........」
「你越是生氣,越是能讓我感到愉快呢....讓你那冷酷的外表蒙上快感的表情看看吧...」
『不行...別碰我!』拓人含恨瞪著煌大叫
『住手.......住手...!』
引出了拓人的慾望,煌始終講著殘酷的話
煌把手猶疑到拓人的背部反覆撫摸:「這個傷痕呢?是誰造成的?」
「你逃不出去的,逃不出這間房子了!你再也無法從我手中逃離了」

在第一次的儀式,煌吸了拓人的血
「...一直....想再見到你,拓人。..........一直....好想將你這樣抱在懷中...............一直.........一直」
蓜島...先生?』
耳膜傳進悲傷的聲音,拓人抬頭想看煌的表情
但是煌像是拒絕被看透一般,把頭偏移往拓人的脖子咬去,於是煌給予拓人更強的刺激

在拓人眼前的已不再是大晦日那晚,溫柔的蓜島先生了
我...被騙了嗎..........拓人流下眼淚
*oratorio【霧の中の悪夢

一般人被煌吸過血,都會當場死去
(還有因為一般人只要稍微有被染到一點污穢,由於煌的力量太過強大,絕對會當場暴斃)
但是拓人的心是無垢的,所以不會死去。唯有內心是純潔無垢的人,被吸血鬼吸了血之後,可以變成同族
並且在第四次的儀式,要喝下吸血鬼的血,才可以正式轉變

在 第一次的儀式,煌就說過:「如同預料的一般,雖然身體還記得過去的被抱過的欲情,可是心卻完全沒被污染」

第一次的儀式過後,拓人開始變得對陽光有抵抗性,食物也漸漸吃不下
某天下午,拓人因為看到アリス的身影,所以尾隨著發現屋外的溫室
溫室裡種滿了パスカリ
當時拓人猜測這些花難道是煌種的..?
溫室裡,雖種滿了白色的パスカリ花,土地上卻凋零著茶色的枯萎花瓣....

又是枯萎的花瓣?拓人心想...
已經遇過好多次凋零在地上的花朵
之前煌來店裡買花的時候,拓人發現走出店裡居然有掉落的枯萎花瓣
在館內走道上,也曾看過類似的景象....
*oratorio【予感

「看到了嗎?溫室裡的白色花朵?」看過溫室花朵的翌日,アリス在玄關問到
「咦?」
「很漂亮吧?心之國的王的花喔」(ハートの王様の花)
「心之國的王....?那是什麼」
「不──告訴你,自己想吧!!」アリス面帶諷刺的笑著逃走

心之國的王...裡面不是只有女王嗎?不是國王
咦?アリス(愛麗絲)
...被捲入心之國那個奇怪國度的金髮少女?

這晚,遼太首次見到煌,三人的關係很緊張
面對煌,遼太非常粗魯的大吼〝快點把我們放出去〞
煌是不慍不火的出了個口頭問答給遼太:「如果拿你的命換拓人出去,你願意嗎?」
遼太回答不出來
並且,煌開始揭發了遼太的最大秘密的一絲跡象──蒔田千春
遼太不敢面對,只能大吼不要再說了
*oratorio【ハートの王

由於拓人依舊相信煌,即使煌做出來的事情傷害了自己
拓人還是選擇相信
〝煌一定是有什麼理由,才會那麼做的,因為他不是個殘酷的人〞拓人這麼堅信著
於是他開始詢問アリス煌的事情
アリス感受到拓人內心莫名的信賴著煌的心意
所以漸漸的改變原先對拓人傲慢的態度

在館內住了將近一週,拓人發現不論是アリス還是ヴェロニカ
都不是令人討厭的傢伙,倒不如說是...對拓人是抱有信任的好感

接著,在某天深夜,拓人從一個謎樣的紳士收下一把槍
那把槍是唯一可以殺死煌的方法,也是逃出這做宅邸的唯一方式
──但是唯有抱有恨意的時候,才可以扣動扳機
那天晚上,拓人同時也收到アリス的藥酒
在睡前喝下アリス給的酒,就可以夢到想看到的夢
*oratorio【カシスの庭にて

由於和煌交情已久,アリス知道煌內心的寂寞,還有知道煌希望藉由拓人殺死自己的計畫
所以アリス某天夜裡故意引出拓人,讓拓人追到溫室
看到躺臥在パスカリ花壇中,手中、四周卻散落著枯萎的花朵,表情哀傷的煌


──這一幕在拓人心中造成深深的震撼
煌為什麼會這麼哀傷,拓人從這裡開始更想深入瞭解了
*oratorio【SIN】

然而發現拓人看到自己最寂寞最無助的模樣,煌大發雷霆
於是在第二次的儀式中
煌發狠調教了無故闖入他內心世界的拓人

之後,在某天夜裡,拓人看到失蹤已久的同事千春,和煌狀似親密的在聊天
拓人以為是煌把千春關在館裡,所以出面告訴千春,家人、還有周圍的人都很擔心她
千春說,她已經回不去原來的世界了,也不會想再回去了
看到心意堅決的千春,拓人勸不動她,只好默默的關上門,不再打擾千春跟煌兩人的世界

由於第二次的儀式,拓人幾乎無法直視日光了
然後,在某天晚上,拓人看到アリス在火爐邊燒掉女性的衣服
而那件衣服很像千春的衣服...
「妳在燒什麼?」
「〝捨去的過去〞」アリス壞壞的笑著說
アリス...那是...」
拓人不小心碰到火、燒傷了手指,卻發現燒傷的部份迅速癒合了
──這是第二次儀式之後,更貼近吸血鬼的現實了

「拓人,給你個忠告──別再深入追究她的事情了」
「她已經不再是過去的她了,剛才也說過了,我所燒掉的是她〝捨去的過去〞」
「但是...她的家人都很擔心她,還有店長也是」拓人說
「呵呵.........」アリス邪魅的笑著

「拓人還只是個孩子啊」
「什麼都不知道,包括那個人的心情」
「那個人......是指千春?」
「不是。」
「你的朋友、還有煌的心情..........你什麼都不懂」
「遼太?遼太怎麼了?」
「吶、拓人,我有個愛到心都快死了的對象......」
「為了他我什麼都能失去、如果要別離我會用盡全部的手段奪走對方。如果無法將他得到手,那麼要我殺了他也沒關係」
「這種心情...你懂嗎?」
「這個...........」
「她(千春)現在....也打算把最愛的男人搶到手喔」
拓人想到千春跟煌那晚像是接吻一般親密的行為:「...難道是煌嗎!?」
「啊哈哈、才不是呢!所以我說拓人你只是個孩子啊」

「拓人,慎重的再跟你說一次,不要再追究她的事情了!」
*oratorio【彼女の服

之後,在某次的黃昏,拓人依舊試著在門口的柵欄邊,試著逃出去
「想回去原來的世界?」煌出現了,開始冷言調侃拓人
「請不要再做出那種行為了!」拓人說
『那種行為──是指?』
『說看看吧,哪種行為?──我想知道』
拓人瞪著煌大叫:「別再用對待女人的方式對待我!」
「快說吧!你到底有什麼目的?把我跟遼太關在這裡,究竟是為了什麼?」
煌的行為,目的是為了什麼,拓人到現在還一頭霧水
但是,究竟是為什麼這樣對待拓人,他想知道原因
「把我們關在這裡,像是笨蛋一樣...如果是想殺我們,那早就把我們殺了,但是,你卻讓我們活下來」
「如果你的目標只有我一個人,那早就殺了遼太...可是你卻沒殺了他,代表這絕對是有必要性的」
『越來越有趣了.........看來你並不笨.....』

煌把拓人押在鐵門邊:『雖然不笨,可是太善良了...........』
『不讓他死,是因為可以讓他遭受更殘酷的事情.......』
『順便再告訴你,我對待女人不會像對待你那樣粗暴.............只是給予她們期望中的快感而已,就像這樣..........』

於是,煌抱了拓人。
拓人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習慣煌給予的快感了
在交合之後,雙腿無力的拓人無意間抬起了頭..............
煌的眼神含著悲傷,垂下眼簾凝視著拓人
和拓人的視線一交會,煌立刻轉身離去

蓜島.....先生...」
煌沒有再回頭
「為什麼..........為什麼那副表情............」
*oratorio【黃昏月】

遼太在館中數日,陪同拓人所以一直沒逃離出去...
雖然拓人曾說過,讓遼太先離開這裡,他願意做為代價留下來
可是遼太不願意
這段時間,拓人見到了千春,並告訴遼太,親眼見到千春了
知道這件事之後,遼太越來越歇斯底里了
「拓人,你相信我吧、無論發生什麼事,都相信我吧!?」
「遼太,冷靜一點..........」拓人沒有正面回應

在這段期間,只要見到煌,遼太都會很暴躁的發火大叫快點放人
然後很明顯的,遼太發現拓人跟煌之間微妙的氣氛
就像是拓人有什麼把柄被煌抓住一樣,到了某些時候刻意就噤聲了
某次晚餐飯後,煌把拓人、遼太叫去,遼太依舊火爆的對煌說了很不客氣的話
於是,煌把兩人帶進地下室,說是要教訓沒禮貌的孩子

接著把遼太關進牢籠裡
『如果你有本事,就從牢裡逃脫出來救拓人啊』
『怎樣、沒辦法吧?友情的力量真是微弱』
煌在遼太面前抱了拓人
遼太不可置信的看著拓人的下體在煌的手中變化
看到拓人居然會因為煌高潮,遼太陷入崩潰,哭著大叫「為什麼?...拓人」
「遼太,不要看!拜託........不要看..........」
在最重要的〝親友〞面前露出赤裸裸的性慾,拓人陷入最羞恥的境地
*oratorio【囚われるの心
(※在遼太路線,則是遼太看著拓人被強暴邊自慰)

有天夜裡,拓人遇到アリス
アリス
講到自己的過去,是煌發現アリス的孤獨,救了她(我不贅述了,這個有點旁支的設定...)
アリス有個深愛的人,因為深愛的人拋棄了她,然後之後煌遇到了アリス
於是アリス把煌當做那個男人的替代品,填補空虛
「拓人你知道嗎?那種無盡的寂寞、無盡的悲傷,〝是誰都好、能待在身邊填補空虛〞...」
「──這種心情,你知道嗎?」
拓人哭著說他知道,在第一次遇到煌的時候,煌就說過的那句話──
「這世上沒有能習慣寂寞的人」寂しいさに慣れる人間はいない
「...沒錯,那個才是真正的煌...」アリス
「比誰都還寂寞、比誰都還溫柔的男人」

如過是這樣,為什麼煌要做出那麼過分的事?明明煌的表情是那麼的悲傷...
アリス說,煌是為了他的〝目的〞,所以アリス要破壞煌的計畫(藉由拓人之手殺死自己的計畫)
「拓人.........拜託你,救救他......」
「我是辦不到的,可是如果是拓人的話,或許真的可以拯救煌....」
*oratorio【薔薇の色の秘密

第二次儀式已經過了幾天了,拓人本身的變化越來越大,幾乎無法直視太陽、無法進食
「ヴェロニカ,妳明明就知道的,妳的主人想將我變成吸血鬼...」
「拓人樣...?」
「拓人樣已經接受自己身體變化的事實了嗎?」
「您已經有留在主人身邊的覺悟了嗎?」
「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
一步步的接近吸血鬼的變化,拓人的生活漸漸改變了,同時,漸漸改變的心卻沒有察覺到

在館內這段期間,拓人未曾看過煌的笑容
可是這天夜裡,他看見煌跟アリス愉快的交談,不自覺露出溫暖的笑容
之後,煌跟アリス就出去約會了
孤零零的拓人來到禮拜堂
然後在禮拜堂內聽到約會回來的煌,對神的懺悔
──果然,這個對著神訴說著真心話的煌,才是他真實的樣貌,突然間,他覺得心裡鬆了一口氣

被煌發現拓人聽到他的懺悔,煌很生氣的要拓人離開現場
拓人說,從夢中,他看到煌的過去了,アリス也出來說話,說是她幫助拓人的,她給了拓人可以看見真實過去的夢的藥酒
並且,打算破壞煌的計畫,支持拓人
「煌,你忘了嗎?今天是第三次的儀式」
煌瞪著アリス,被背叛的憤怒
「如果真的想要拓人變成同伴的話,不快點吸他的血不行吧?」アリス挑撥一般笑著說
「還是說事到如今,你才想讓拓人逃走?」
『說的也是..........』煌伸手拉住拓人,開始了第三次的儀式

臨走前,アリス說:「一星期後...最後的儀式就完成了,我期待著看到拓人徹底變成煌的所屬的那天」
「拓人........我相信你」

在煌的侵犯下,拓人沒有體抗
〝無論如何都想知道他的事情....像是直覺告訴他這麼做〞邊被侵犯著,邊這樣告訴煌
大晦日那晚,對拓人伸出手的煌,總覺得他很寂寞
煌拒絕了拓人的真心,在他的背上留下第二條傷疤
並且讓拓人得知自己過去殺了義父、那段被洗掉的記憶, 第三次的儀式結束後,アリス出現在拓人面前

然後,給拓人看到了煌最悲慘的過去覚醒
*oratorio【懺悔】

自從在遼太面前被煌抱過,兩人間那一敲即碎的〝親友〞羈絆已經漸漸的變質了
幾天後,拓人遇到了近乎發狂的遼太
「拓人、救我!今天晚上千春就要殺了我」遼太把房門反鎖,激動的對拓人大吼
「遼太...冷靜一點,為什麼她要殺了你?理由是什麼」
「才沒有什麼理由!!」
「遼太........」
「救我...拓人............救我.......,每天晚上......千春都會來找我....趁我一個人的時候.......今天晚上,我們一起逃走....」

「好過份啊...遼太...........」
「啊啊啊啊啊啊───」
千春無故的出現在遼太面前,遼太嚇得大叫
「千春,妳為什麼會在這裡?」拓人問
「拓人...不好意思,本來不打算把你捲進來這件事的...」
「我以為妳已經回家了...幾天沒看到妳.......」
「不,我不可能回家的,因為我已經死了」
「............千春............不要開玩笑了...!!」
「如果不是這樣,我怎麼進來房間的?你看,房門還鎖得好好的」房門確實還鎖著,沒被動過

這晚,千春揭發了跟遼太的過去
在遼太的崩潰中,千春說出了跟遼太相遇的過去
──因為千春跟拓人在同一間花店打工,碰巧香水都擦一樣的
而那時,千春遇到遼太,兩人是在酒吧認識的。認識的契機就是香水
因為聊得來,所以交換了聯絡方式,然後開始交往

千春是真心喜歡聊太,所以和他上床...
雖然遼太口中說著〝最喜歡最喜歡千春〞可是,在抱千春的時候,因為太興奮所以不自覺的喊出了真心喜歡的人的名字
──拓人
把千春當成拓人的替代品,只因為千春跟拓人都擦同樣的香水、在同一間花店打工
那天晚上千春泣不成聲,在絕望的谷底遇到了煌
「如果妳已經不想再活下去了....那麼就由妳的手親手殺了他吧」
於是煌告訴千春,待在這個館裡,總有一天遼太會來的
然後,遼太就會是妳的了

那晚,煌吸了千春的血,然後抱了她的屍體
因此她的靈魂卻得以留在這座宅邸,等待殺死遼太的一天
*oratorio【罰】

+++++++++++++++++角色感想++++++++++++++++++++++++

葛城拓人

玩完之後,我覺得「MESSIAH」指的是拓人
這部以拓人為中心,周邊的人延伸出了各種不同的罪惡
煌過去的罪孽,卻遇見了沒有任何犯罪行為,純潔的拓人
然後拓人遇到遼太,讓原本應該屬於行走在白晝之下的遼太傷害了千春
因為遇到拓人,所以遼太變成有罪惡的人

儘管從小到大受盡傷害、被人背叛
但是拓人的內心始終是純淨的
於是拓人再度跟煌相遇,然後以自己救贖了煌

....我的觀點的Messiah是這樣啦,其實這幾個英文字裡含有很深的罪惡的意味
但是也包含救贖的意味在,雙重分析

另一個我對Messiah的解讀是雙面性的
──「殺死煌」(解救方式的一種)和「陪在他身邊,等同永遠的救贖」
我覺得兩種都是拯救他

在煌的館內被囚禁的數日,拓人經由アリス的幫忙漸漸碰觸到煌那段禁忌的過去
(僅煌路線,遼太路線是回味跟遼太過去相遇的經驗)
看到煌控制不住自己體內的暴走,所以在教會那段過去的悲劇
拓人切身感受到煌背負罪孽的深痛
拓人無法插手這段過去,只能對著眼前的景象痛苦的大喊「...煌...煌........!!」
最後看到跌坐在石碑旁邊的煌,口中唸著誰來殺了我
拓人抱著煌,可是形體是觸不到的,抱著煌想安慰他,可是只能看著煌陷入崩潰

在這段回顧中,拓人發現自己不自覺的叫〝煌〞這個名字,而不是蓜島先生....
→這是故事最後Hシーン拓人為什麼會從〝蓜島先生〞改叫〝煌〞的原因,其實也不是沒頭沒腦的就亂叫人家名字,仔細看就是這個原因

拓人跟煌最初的關係應該僅止於煌是殺死拓人雙親的兇手
──可是拓人最後愛上煌
是因為他親自感受到煌的悲痛,知道煌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暴走所以殺死了自己的親生父母
所以比起非常疼愛自己的雙親,拓人選擇了煌

「我是個殘酷的人」
選擇陪在殺死雙親的兇手身邊,拓人對自己這麼說道

不過反之我覺得煌也是真心愛著拓人
但是又包含罪惡感的愛,所以希望自己的生命可以由拓人的手來終結
要選擇光明的遼太還是黑暗的煌,由拓人自己決定
但是我覺得,拓人跟煌是屬於同一類型的
拓人跟遼太則是相反的

拓人對於被煌抱過的事情沒有排斥,反而還留在館內的原因是...
跟其他抱過拓人的男人不同,煌抱他的時候,不是為了自身的慾望
總覺得,煌的眼神很悲傷
.........簡而言之就是拓人對煌的好感,喜歡喜歡、一切都是因為喜歡啦

大晦日那晚,煌得知拓人的生日是2/16,這個話題為True End的最後鋪了很好的梗XD

==========================================================================

至於拓人對於遼太的部份....
拓人無視遼太的心情,硬是要遼太符合自己內心的寂寞,成為最重要的朋友...........

我承認拓人對遼太真的很殘忍!!

可是同時遼太的內心實在是太不成熟了...
這個部份遼太路線感想再提吧b
-----------------------------------------------------------------------------------------

蓜島 

【SIN】這關鍵事件讓我對煌的印象嚇了一跳........
我那時心想〝
你該不會要說你是鬼畜的外表有著一顆脆弱的心〞吧...
結果還真的是脆弱咧 囧

是說他長得這麼大隻居然要我承認他內心脆弱讓我覺得很............ OTL

不過我自從跑完煌路線整個人就徹底偏向煌X拓人這對了

煌不是我討厭的類型,雖然我的菜根本就是葛城拓人(炸)
但我可以很明確的說,我沒辦法討厭煌這個人...仔細想想,越來越喜歡他
即使他做了很多過份的事,可是他其實心裡的空洞在等拓人去救贖
不過,煌本身自己不知道就是了....

〝煌真的是個溫柔過頭的人〞這是我對煌的內心層面的感想
其實他是個很善良的人,但我實在不太會說....這個有點深層的感覺

自從跑過煌的路線之後
再去跑遼太路線就會有种放不下煌的感覺了
唉.......因為煌那個人實在太孤單了
在煌的End2
MISSING跟End3 ENDLESS SNOW中,我對煌最後的孤獨感留有強烈的印象

尤其是End2,第一次我是先跑End2(跟True ED是一樣的對話)
再次呼應煌大晦日那晚跟拓人在下雪的夜裡說過的那句
「僕も、ずっと獨りだったので分かります」
「例えば何か嬉しいことがあった時…例えば、夜中に目が目覚めた時……橫に誰もいないと、気付いてしまうんですよね」

「……──寂しさに」

拓人說,我跟你一樣,也是一個人孤獨的走過來,所以我知道你的心情
煌抱著拓人的表情很悲傷,很低沉的說著這樣啊....

而且知道煌的身世之後我就覺得,真正需要拓人的是煌
現在我把MESSIAH重新點開來看各個跟煌相遇的事件
我發現煌真的真的是很溫柔←不惜強調很多遍

尤其是大晦日那天晚上跟拓人講話時的口氣,真的是溫柔到不行
為什麼我當時剛跑這遊戲時覺得他是鬼畜攻
現在跑完卻覺得他是弱氣的攻?|||
為什麼呢?果然是煌的內心真的太寂寞了所以讓我覺得他很脆弱很脆弱吧...

這個男人讓我由負分加到滿分超過
玩過之後再去回味的話會非常的喜歡他
算是徹底顛覆這個角色初期印象的類型

‧初期跟煌相遇的時候,我覺得他的聲音很怪=   =|||
感覺是要裝糙老又裝不成功,要裝冷酷又不太像...
還有大晦日那晚他的那句〝
Happy New Year〞真的很難聽XD|||
一聽就是日本人唸片假名捲舌捲不起來的唸法(炸)
還有他每次在講〝え?〞的時候都有種促音的感覺-   -
舌頭比較短?(錯了)

--------------------------------------------------------

笹森遼太

兩年前就跑過一次遼太的Good End,當時因為跑完覺得故事不感動、愛情也不萌,所以我就跟著廣大的反遼太聲浪一起嫌他..XD|||
兩年之後我這次專注的把他的劇情看完,剛看的時候本來還在想〝啊、原來我忽略了遼太的那份心意〞
當我還這麼想著我過去對他偏見太大的時候,遼太就開始說了很多讓我想巴他的話=     =

我的結論是,上面寫煌的部分雖然我沒有非煌不萌.....(咦)
可是假使Messiah裡面我不喜歡王道的煌,我也不會退而求其次讓給這個廢柴!!
遼太的雷根本就不在於什麼大吼大叫、根本就不是大吼大叫的問題....(雖然是很吵沒錯)
是遼太這傢伙後期不但沒有保護拓人就算了,還把一切的過錯歸就於拓人

「拓人が...拓人が全部悪いんだ!!お前が…お前がずっと俺の気持ち、気付かない振りするから…っ!! 」
全部都是拓人的錯!你一直都裝做不知道我的感情
千錯萬錯都是拓人的錯!你這死小孩沒體會過拓人一直以來的孤獨嗎=皿=

分歧路線還怪拓人──為什麼煌可以碰他,遼太就不能
你這死小孩還是乖乖回家給我泡奶粉去吧!
不是誰可以碰誰不能碰的問題吧,拓人遇到一般的男人都會畏懼那方面的接觸
不要把你這死後輩跟煌相提並論,再說對於煌,拓人
內心深處一直信賴著這個男人(拓人被抱也甘願)

話說上面的紅字那句,是遼太線很關鍵的一句話
這是他的路線一定會爆出的炸彈,請大家親自玩看看之後體會一下這種心情吧="=

還有遼太對千春的事情........這個真的看了會很生氣="=
自己做過的事卻不敢面對
一直要到最後一刻,千春把一切的事實都說出來了
遼太才哭著沮喪的承認自己的作為........
該來的總是要來,好好面對眼前的一切吧,遼太(拍肩)
→雖然說遼太路線事後有解釋,他是真的想試著去喜歡千春,可是卻失敗了。不是因為想把千春當拓人的替代品
不過那個看到千春等於看到鬼的態度,根本就沒有好好道歉的意思啊!!!!!!(本來就是鬼)

所以遼太對於千春的不負責態度就不要再深入寫下去了,地雷很大=皿=

對遼太我能給的只有同情="=
除了同情實在沒有其他的情感在啦!
本來這次重玩遼太的路線我想要說我還蠻喜歡他的.....我本來要說我可以體會他的立場
本來我要說〝因為我跟遼太很像,我們是同一類的人〞這種話............
但是,算了
不像!一點都不像!我才不會像遼太這樣面對事情歇斯底里成那副德性咧
還有雖然拓人用〝大切な親友〞這個名詞束縛著遼太,真的讓我覺得很可憐,但............
.............我真是冷血的玩家,明明遼太和煌一看,很明顯的就覺得遼太比較可憐,我卻沒辦法支持這小孩

還有他的Hシーン我剛開始有看了一點...畢竟對象是拓人>////<
能聽到拓人驕喘的聲音真的是一種聽覺上的享受(不對)
可是....
可是............

やっぱりムカツク

聽到拓人唸著遼太的名字我還是把Hシーン給Skip掉了OTZ

遼太的部份,我唯一喜歡的對話在煌True ED裡面,最後的別離的對話
遼太總算改變自己的觀念,看清了現實
因為在遼太路線中,最後都是拓人去配合遼太的想法然後在一起的=皿=
→該改變想法的是你吧,遼太!為什麼要讓人家來配合你不成熟的思想


其實遼太那樣算是很純情了啦........對象只有和千春有過關係而已
 對著拓人臉紅大叫的聲音也算萌
 不萌的只有小朋友的個性這點=   =|||
 
喂我現在唯一看過非常非常棒的年下攻根本就只有草間野分先生一個人而已啊
 其他的全部都不合格=皿=|||

-------------------------劇情繼續----------------------------

拓人還是阻止千春打算殺死遼太的行為了,因為〝遼太是拓人最重要的親友〞
「拓人..........你太過分了.............還在用那種話束縛遼太...........」
千春流著眼淚消失了

一切都被揭穿了,遼太像是瘋了,壓倒了拓人
「一切都如千春所說的,我一直好想抱好想抱拓人..........拓人不在的時候,我都抱著拓人的襯衫洩慾」
「全部都是拓人的錯!」
「都是因為拓人裝作不知道我的心情,才會變成現在這樣!」
「遼太..........」
遼太粗暴的扯開了拓人的襯衫
「如果早點對拓人這樣做就好了!不忍耐直接上了拓人就好」
「大家都想抱拓人──我跟他們也一樣啊」

一瞬間,拓人內心深處閃過了一絲想法──絕望
「那...就抱吧」 拓人放棄了,請遼太可以不用忍耐,抱了也沒關係
這就是「罪」啊,因為殺了養父,讓拓人以為自己是無罪的,活到現在的代價

拓人一直想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著,未曾勾引過誰,也可以說最討厭發生那種事
一直以來,拓人都無視遼太的心情,因為拓人一直渴望有個真正的朋友
而且遼太擁有很多拓人所沒有的,認為他是個適合光明世界的人
所以不希望遼太跟那些人一樣,做出污穢的事

「啊....果然是我的想法不對,如同蒔田所說的,我束縛了你」
如果當時不無視遼太的心意,那蒔田就不會受傷了
遼太會這麼痛苦,都是拓人害的............拓人這麼認為
如果當時就這樣被遼太給抱了,得以發洩.....就不會有現在這個下場了

遼太在拓人面前哭著,淚流滿面
「怎麼了...遼太?......抱我也沒關係啊....」
「如果這麼做你就能得到滿足的話....我無所謂」
「嗚.......嗚嗚....嗚...................」
「我.....只是.......嗚嗚....嗚............」
「我只是..........不想失去拓人.......」
「我也是,遼太...」
關上遼太的房門,拓人啜泣著離開
*oratorio【罰】

只要一想到煌的過去(*inrermezzo【覚醒)拓人還是會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那時候,在看到煌的過去,拓人的確是禁不住的呼喚〝煌〞這個名字,不自覺的
內心真正的抉擇已經出來了──

儘管是殺了雙親的存在,卻毫不猶豫的原諒了
比起恨他,更想待在他身邊陪他

「對不起,主人暫時不想再見到您了」ヴェロニカ卻這樣轉達給拓人

從那以後,就再也沒在見到煌了
知道了他的過去,反而更想看到他、跟他說些話
但是,煌拒絕了拓人的一切,所以不論拓人再怎麼找,都不會再看到煌了
甚至來到宅邸的大門邊,拓人發現已經可以逃出去這裡了
拓人很難過,因為煌什麼都不說,就這樣要讓他離開

拓人搖鈴,請ヴェロニカ出現
「主人說,〝無趣的遊戲〞結束了」

「ヴェロニカ...請帶我去煌那裡!」
「拓人樣...前些日子,還記得我問過的問題嗎?」
「當時我說〝您已經有所覺悟了?就這樣留在主人的身邊〞」
「那時候,您應該已經否定過答覆了吧。那麼又為什麼,您要留在這裡?」
「那是....」
「回答我,為什麼?」
拓人依舊回答不出來.........
*oratorio【開いた門

「遼太,結界已經開通了,你可以從這裡回去了」
拓人推開館的大門,告訴遼太已經不用被煌囚禁的事情
「那你呢?拓人」
「我要留在這裡.....」
「你以為我會乖乖的說〝好、是的〞嗎!?別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丟下拓人先離開」
「冷靜點...遼太,你還有雙親跟家人在擔心你...」
「該冷靜的是你,拓人,難道你真的中了那傢伙的計?!」
「不是的,我是自己自願留下來的...」

「有件事,我想知道」
「什麼?」
「拓人喜歡那傢伙嗎?不然為什麼要留下來!?」
「我一直跟拓人在一起,一直看著拓人,但是為什麼非得是那傢伙不可?我做錯了什麼」
在大晦日那天晚上,拓人最寂寞的日子裡,遼太回到溫暖的家去了
在大晦日那天晚上,煌出現並且陪在內心陷入最寂寞的情緒的拓人身邊
在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煌陪在拓人的身邊
「遼太,你什麼都沒錯...」
「拓人..........」
看著拓人,遼太才發現自己忽略了最重視的人內心那份寂寞

「我絕對不會從這裡離開!」
拓人沒有再回頭
*oratorio【重ならない線

已經沒辦法再跟遼太回到從前的關係了
拓人現在必須一心一意的想著煌的事情,很多事,還沒解開

ヴェロニカ送來了晚餐,於是拓人為了要和煌見面,不擇手段的拿刀抵住脖子
以死相逼煌出來見面
ヴェロニカ轉達給煌,煌說:「明天晚上見面」

拓人跟アリス去到溫室,在跟煌見面的那晚帶著整束的パスカリ花去見面
「這麼說來,記得拓人之前是在花店打工的?」
「咦?為什麼知道...從ヴェロニカ那邊得知的?」
「不,是煌說的」
「咦..!?」
「從花店回來之後,煌總是很開心的說著拓人的事」
「..!?」
「啊!等一下,那朵花沒有花蕾啊」

「呃...啊,對不起.......」拓人紅著臉道歉
「唉呀?該不會拓人害羞了」
「才沒有...」
「說謊~臉都紅了」
アリス別鬧了」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拓人一直待在煌的身邊,就不需要這個溫室了」
「咦?什麼意思」
「拓人好遲鈍...真的不知道嗎?」
「遲鈍...可是煌明明說喜歡白色的薔薇啊」
「拓人究竟是遲鈍還是敏感,唉...算了,今後也請繼續珍惜那個又寂寞又需要人陪的孩子,雖然個性有點惡質但是是個溫柔的人」
アリス...這些我還不太知道,蓜島的內心深處,我還沒能透視」

「拓人...你究竟是強氣還是弱氣,我實在是猜不透你...」
「我也這麼覺得」
*final【薔薇を摘みに

翌日,夜晚來了
拓人突然想到,他的生日快到了,大晦日那晚煌問過他的生日
想到了煌大晦日說的那句
『例如說在開心的時候......例如說在深夜的時候睜開眼睛的當下......卻發現旁邊沒有人陪著,就會驚覺到』
『那份寂寞......』
相信他
拓人決定相信他

並且,那把可以殺死煌的槍,已經不需要了

ヴェロニカ帶著拓人,穿越了走廊來到一扇門的面前
「還有什麼要交代的事嗎?因為我是無法進去這裡面的」
「如果沒有的話,就請拓人樣一個人走過去吧」
「好」
「拓人樣,之前我問過的事情...你已經想好了嗎?」
「什麼?」
「拓人樣已經有所覺悟,留在主人身邊了?」
「是啊」
「...這樣啊」

那瞬間,的確看到ヴェロニカ笑著
雖然只是瞬間,但真的是很欣慰的滿足的笑了
「那麼,請您慢走」
 

關上了門,拓人走進深邃的走廊,沒入了黑暗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